33張恐怖動物照片:鱷魚過馬路會走斑馬線,逗魚卻反被魚拽進魚缸

aiya 2023/01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鱷魚和斑馬有著不解之緣,它們不但喜歡吃斑馬,過馬路也懂得要走斑馬線。

一只剛從戰場上回來的平頭哥,它傷痕累累。很顯然,它剛剛和可怕的豪豬搏斗了一場,平頭哥生性兇悍好斗,但是并不一定每一次打架都能贏,脾氣爆和實力強是兩回事。

蘭花螳螂把自己偽裝成了一朵白色的花,眼神不好的蒼蠅往往會自投羅網。

一起來欣賞一個令人恐懼的怪東——七鰓鰻。七鰓鰻嘴里有密集的釘狀牙齒,雖然長相恐怖,但是它們的肉可是宴席上的佳肴。

千萬別眨眼——看看恐怖的巨人是怎麼抓走可憐的小蟋蟀的。

世界上到底有沒有大角牛?這可不是臆想或者傳說,來看看這些兄弟,它們的角可是貨真價實的!

看到這張照片,妳可能會驚訝,為什麼會有長成這樣的蜘蛛?如螃蟹一般梭子形的腹部是艷麗的黃色,上面還有不規則的黑色斑紋,令人驚嘆而又恐懼。

好家伙,叫妳再逗魚!給妳點顏色瞧瞧!

這種蟲子是阿拉伯天鵝的幼蟲,它們有一個特點,就是腦袋的正中央長著一個碩大無比的眼睛,就像一個獨眼巨人,但事實上,長眼睛的地方并不是它們的腦袋,而是屁股,而這個眼睛的功能是為了迷惑敵人,讓敵人把屁股誤以為是腦袋。

章魚哥太狡猾了,一找到縫隙或者孔洞,立馬就能鉆出去溜走。

雨林中的巨獺正在享用它的食物——清道夫,它齜牙咧嘴,吃得是津津有味。

看我一招凌波微步水上飛!

可憐的小海龜,剛剛從蛋殼里孵化出來,還沒走到大海邊,就被一只螃蟹擄走了!

這是勃氏新熱鳚,看到這條張著血盆大口的魚,妳會不會想到科幻電影里的鐵血戰士?

蜻蜓吃黃蜂,細嚼慢咽。從這個角度看蜻蜓的腦袋,多少有些驚悚。

又來一個偽裝大師,一只幼年的蚱蜢,它撅起了屁股,把自己裝扮成一片樹葉,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呢!

阿特拉斯飛蛾是飛蛾中的巨人,妥妥的龐然大物,看看它與人手臂的比例,它的翼展可以達到驚人的25厘米。

好一條碩大無比的鋸鰩!只可惜,從照片上來看,這條鋸鰩已經沒有了生命的跡象。很多種類的鋸鰩已經上了瀕危動物紅皮書。

金色蜜糖蟻正在樹干上棲息,這種螞蟻就是如此炫酷,如此有個性,它們全身上下都金光燦燦的,就像是披著一件金子做的衣服。

通常情況下,鴕鳥的性別可以通過身上羽毛的顏色來判斷,深黑色羽毛的是雄性鴕鳥,而顏色稍淺則是雌性鴕鳥。

鬼面蜘蛛捕食小昆蟲,就和人類捕魚差不多——直接把網扔出去!

大洋深處,物種千奇百怪,形態令人驚奇。看看這個玩意兒,好像是深海里突然點燃了一盞路燈,這是生活在海底3000米處的乒乓樹海綿,是不是很神奇?

來看一種非常詭異的昆蟲,它是一種象鼻蟲,但是身上卻密密麻麻像撒滿了花粉一樣,最關鍵的是,這些花粉并不是它從花蕊里沾來的,而是天生就能長在自己的身上的,這是一種偽裝,那就是狡猾的科邁羅象鼻蟲。

荷蘭萊登植物園的泰坦魔芋終于又開花了。上一次開花是在25年之前,這種植物開花可不容易,花朵并不好看,特殊之處在于:開花時,花蕾會散發出陣陣惡臭,如同腐肉一般,吸引各種各樣的昆蟲來為它授粉。

這玩意兒可不是好惹的,海中一霸,海鱔,長相兇惡,脾氣暴躁,還是遠離它為好!

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已經宣布,有水中大貓熊之稱的白鱘已經在長江中宣告滅絕。我們再來看一下之前葛洲壩下拍攝到的白鱘照片,這有可能是人們最后一次拍攝下這種已經滅絕的動物。

龜龜之間談戀愛的方法——雄性紅耳龜伸出爪子拍打雌性面部,這是它發出了愛情的邀請信。

近距離仔細看一下開屏的孔雀,妳會感嘆它是絕對的自然界中的色彩大師。

怎麼回事?這家伙的脖子上怎麼會套著一個輪胎?是它自己調皮套進去的?還是人類的惡作劇?

敢把蜘蛛放在自己的額頭上,然后還悠然自得的只有兩種人:生物學家,或者是奇寵愛好者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