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生如故:相比周生辰與時宜的愛而不得,他的偏執更讓人心疼

维尼 2021/11/02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来这里,让你知道最新的娱乐新闻。華夏娛樂与你分享最新的娱乐资讯,让你掌握第一手娱乐资料。

 

《周生如故》裡周生辰與崔時宜的愛而不得留下了不少的遺憾,但西州數年的相伴,兩人雙向奔赴的感情,再加上他們以另一種身份得以團聚的結局,沖淡了這份悲傷。

相比之下,太子劉子行才更讓人心疼,他雖是劇中最大的反派,卻讓人沒有絲毫的厭惡。

僅僅憑藉一幅幅畫,劉子行便無法自拔愛上畫中女孩。第一次見面他更加確定自己的內心,那個從雪中走來的女子,就是他想娶的新娘。

可笑的是,這場他日盼夜盼的婚禮,除了他,沒有一個人歡喜。

看到時宜被燙傷,他當即變臉,驚慌失措查看她是否安好;擔心幸華公主會為難她,連連囑咐公主,要對她好;當時宜無意讓他為難時,他說「別人不行,但你可以。」

他從不掩藏自己心意,對崔時宜,他一直都是偏愛的。

可惜,一道取消婚姻的旨意,打碎了他最後的期盼。

那麼嚮往權力,渴望皇位的人,卻在那一天說:「如果我討一處封地,不再執著太子位,遠離中州,你會願意跟我走嗎?」

要知道此時的崔家在朝中已無位高權重之人,再聯姻也只是表面好看,對扶持他並沒有太大助力。

可惜一個人心裡一旦住進了別人,就再無其他位置給他了。

劉子行的「悲」,在於他太過執拗,不懂得放棄。因為他的步步緊逼,才造成最後的慘劇。

當看到時宜墜樓,他不顧一切地跑過來,捧在心底的女孩就這樣在自己面前跳下,他的世界也在那一刻徹底破碎了。

對時宜而言,離開是解脫,但對他而言,卻是失去精神支柱。

劉子行不是李承鄞,儘管拼事業,但他從不掩飾對時宜的好和愛護,只是這份愛漸漸變成了一種瘋狂的執拗。

不難理解他對時宜的感情,自幼被當作平衡朝堂勢力的工具,鎖在深宮中做皇上的伴讀,看似風光無限,身後卻沒有一個可以仰仗的靠山,手上也沒有任何扶持自己的勢力,他存在的意義只是一根可以遮人耳目的「平衡木」。

他比周生辰更慘,至少周生辰可以遠離是非,選擇另一種活法,而他從始至終都沒有選擇的權力。

皇太后厭惡他,於是皇帝的錯他要受著,皇帝的罰他要接著,不能有喜好,不能有任何私物,不能反抗……

明明是太子,但在所有人眼裡他卻是個永無冊封之日的太子。

劉子行一直活得小心翼翼,生怕行差踏錯。要知道別人身上可能只是不經意犯的小錯,到他這裡,有可能變成催命符。

漼家的婚約是他這麼多年來,唯一一個屬於自己的東西。

時宜就像他沉沒深海時,唯一能投射下來的光,所以他每年最大的期盼,就是西州送來的時宜畫像。

面對其他人,他擅長露出偽裝笑,只是提到時宜,想到時宜,劉子行眼底的開心卻再真實不過。漸漸地,時宜被他當作是老天爺對他唯一的眷顧。

正是如此,觀眾對這個角色雖然氣,但並不厭惡。如果有平行世界,希望劉子行懂得放手,也許他也會找到屬於自己的真愛。

想要知道最新的娱乐新闻就来关注我吧!不要忘记点赞评论哦,期待与你共同交流娱乐圈的那点事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