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綜藝速遞,一個尷尬的社交實驗《五十公里桃花塢》,真的可以打破孤獨嗎 網友:大型尷尬現場

綜藝速遞,一個尷尬的社交實驗《五十公里桃花塢》,真的可以打破孤獨嗎 網友:大型尷尬現場
2021/06/28
2021/06/28

今天要介紹的節目是《五十公里桃花塢》,它龐大且有分量的嘉賓陣容,也很難不引起關注。節目一口氣請來了15個來頭不小的常駐嘉賓。純演藝圈的名人有12個,宋丹丹、舒淇、郭麒麟、張翰、周杰、汪蘇瀧、賴冠霖、李雪琴、辣目洋子、孟子義、周也、彭楚粵,其餘3人分別是時尚主理人蘇芒、藝術家陳陳陳、設計師歐歐(OO)。

節目將這15人拉到京郊50公里外名叫桃花塢的新型社區,進行21天的群居生活實驗。以節目的說法是,他們要在這裡打破孤獨、見證友誼生根發芽,並將構建成一個集藝術、人文、科技於一身的理想社區。

《五十公里桃花塢》它帶有鮮明的實驗色彩,或者說,節目本身就是一次社交實驗。「理想社區」是這次實驗的目的,「群居生活」是實驗的手段。

貫穿節目始終的旁白,是那個統攝實驗的「人」。

旁白是字正腔圓的男聲,以上帝的視角,觀察、點評、總結、吐槽15人在這裡的一舉一動。固然有觀眾吐槽這個旁白很「礙耳」,但沒有這個旁白,可能這個實驗就形散神也散了。為了讓實驗看上去像那麼回事,旁白的掉書袋不無過多闡釋的成分,用複雜的理論「包裝」很簡單的事情。

社交是每個人都不得不經歷的一種生活,只要是社會人,就會有社交。

但另一方面,「社恐」也是普遍性的社會情緒,在個人主義高度張揚的時代,很多人生活在原子化的狀態裡,排斥社交。這樣的背景下,節目由「群居生活」抵達「理想社區」的概念,還是有新意的。它試圖重建群居生活的想象,讓人與人之間重新聯繫起來。

節目播完四期了,實驗的目的仍是混沌的。大多數嘉賓沒太認真想過理想的社區是什麼樣的,「集藝術、人文、科技於一身」這個首碼也讓人頭大,要建成它需要哪些任務或步驟亦無處著手。換句話說,《五十公里桃花塢》的任務與其他經營類慢綜藝裡的任務相比,它更宏大、更抽象、更概念化,也更玄虛。

明星想到的幾個社區專案,圖書館、冥想室、烘焙屋等的建設,並不需要明星的親力親為,他們想到什麼,節目組幫忙落地建設。其餘時間,明星們就是忙著一日三餐、吃喝玩樂,又是晚會又是野營的。

實驗的手段——群居生活,其本意是想象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可能性、打破「社恐」情緒,但執行過程中流露出的種種尷尬,有時反而讓觀眾愈加「社恐」了。日常社交中可能會遭遇的尷尬瞬間,《五十公里桃花塢》毫不避諱地一一揭示了。

比如比你年長、輩分和地位比你高的人問你的隱私,揭你的「短處」。就像宋丹丹一上來問了郭麒麟年齡,接著問人家「有女朋友了嗎」。舒淇一見郭麒麟就說,「你粉底怎麼那麼厚呀,你底打得比我還厚」。

再比如同齡人之間因為理念不同發生爭執,一時沒有控制好情緒,氛圍劍拔弩張。

就像陳陳陳打算號召所有人進行第二次行為藝術——讓大家戴上頭套用變聲器說出想說的話,遭到張翰的反對。張翰認為鏡頭面前這是「無用功」。

宋丹丹出來調停,理由是陳陳陳今天過生日,「我覺得咱們就當玩」。陳陳陳無奈地笑了笑。雖然宋丹丹是好意,但以陳陳陳過生日為由所以要讓著陳陳陳,反倒讓陳陳陳顯得「理虧」。未等陳陳陳做解釋,張翰就起身離開了,氛圍頓時有些凝重。

除此,還有群體中自卑的尷尬、無法合群的尷尬等,無論哪種形式的社交尷尬,源頭都離不開「集體行動」。節目似乎一直將「群居生活」與「集體行動」混淆起來。

15個人住在一個社區裡,並不代表著他們做什麼事情都要集體行動。圈子不同、個性不同非得「集體行動」,要麼就是「塑膠感情」,大家辛苦地保持假笑;要麼就是群居異夢、貌合神離,大家都在尷尬中難熬。

無論如何,這個社交實驗還是讓人好奇它的後期發展。就像陳陳陳做的第一個集體午睡的行為藝術,雖然無論參與者還是觀眾都知道會失敗,但「萬一藝術沒做成功,好歹也是個行為」。

所以這個綜藝你喜歡嗎?

最後呢,希望大家能夠做好自己的情況下交友,跟從自己內心,不要為了交友而交友,不是跟隨大流,堅定自己,有效交友。




用戶評論